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信息 > 安庆论坛

梳理皖江文化 建构安庆文脉

发布日期:2018-05-25 12:55:26   来源:系统管理员    阅读: 次   字体:[] []   保护视力色:       


皖江文化学者汪军出版《记忆场:晚清民国安徽省会安庆城市文脉》并做客新安晚报徽派谈创作体会:

 

       徽派:为什么会做这样一本书?

       汪军:这本书的缘起是去年11月份徽派的专访,主题是讲以老省城安庆为中心的皖江文化。上次讲了以后,很多人建议可以出一本书,老省城安庆的旅游是一种精神遗产,老城改造后看不到多少遗迹,必须要有当地文化人做向导。鉴于大家有这个需求,历时半年出了这本《记忆场》,就是安庆深度旅游的导游图。

       徽派:文化转型期间,梳理城市文脉的重要性在哪?

       汪军:过去我们国家的文化是乡村宗法文化,以宗族为本位,现在正在转化为都市的市井文化、平民文化。在快速城市化的今天,乡村文明在凋敝,很多自然村落在消失,人口向城市集中,从“乡愁”到“城愁”,梳理和建构城市文脉非常迫切,否则城市也就是一堆钢筋混凝土。如果我们这代没人做这件事,以后也就没人做了,因为这一代人还承载了乡村文化向都市文化转型的记忆,还有这个情怀,如果现在没人及时去做,城市文脉也就断裂了。感谢徽派给我的鼓励和启发,让我抢救性地把这事做成了。

       徽派:作为文化学者,你觉得在保护文脉方面可以做哪些努力?

       汪军:每个城市的文化人都应该有使命感,对政府的决策也会有一定的引导作用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有三个层面,第一是完整的历史街区保护,第二是街道格局、地形地貌的保护,第三是地名保护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,要靠文化人去发掘历史信息,对政府决策实施影响,不能坐等甚至空发牢骚,要亲力亲为。

人文追溯中获得满足

       徽派:如何理解“记忆场”?

       汪军:记忆场是对历史街区的构建,城市的每个街区都有独特的色彩,我们用文图结合的方式呈现出来。书中很多照片都来源于市井,西方的后街、东方的市井,是当代人灵魂栖息的地方,这几年我拍了很多安庆市井的照片,可能过几年就看不到了,那些菜市,民间小吃,人生百态,都是文化的附着物。文化不是高大上,一定要结合市井,结合民间,才有生命力。

       徽派:安庆有让你印象深刻的“记忆场”吗?

       汪军:书里大南门那一带,我的印象比较深。我小时候家住在百花亭,是安徽大学创校的地方。过去安大成立的大礼堂,离我家就几十米,当时一直搞不清楚,直到五六年前我才把历史搞清楚。很小的时候,每次经过礼堂的时候都感觉很有气场,也珍藏有我很多的记忆,挖掘史料之后,终于解开了我多年的疑团,圣公会圣保罗中学时期、省立安徽大学时期,正是中西方文化交汇的一个鼎盛时期。

文化不是孤芳自赏是传承

       徽派:在全球化的今天,你的研究有什么现实意义?

       汪军:全球化和本土化并行不悖,城市全球化,文化心灵本土化。人口现在大规模向城市集中,他们有这个文化需求,需要了解这个城市。在这个扁平化的社会,每个人都有话语权,都需要得到尊重,官本位的话语体系已经不适用了,而应该是平民化的,因此对文化传统的重构非常重要。搞文化不是孤芳自赏,是传承,要有国际视野,只要是充满人文情怀的书,其他国家的人也能得到感悟,也能获得精神满足。

       徽派:接下来你还有什么创作计划?

       汪军:这七八年时间,我坚持阅读历史文献,辄有发现就记录下来,在微博发布,研究和传播同步进行。文化研究就是日积月累,信息不断汇聚,就成为了一篇文章,或是一本书,这样的模式会延续下去。另外,对好的题材要进行深度挖掘,除了对历史文脉进行梳理,对拥有信息量较多的东西进行深度加工,两种写作模式并行不悖。

 

       出版人朱移山:汪军先生的这本书把我对文化的出版推向了一个高峰。皖江文化是一个富矿,很多人都是沐浴着皖江文化成长的。像汪军先生这样,生于斯长于斯研究于斯,耳鬓厮磨几十年也是很少有的。我很欣赏他找到了这个好的研究对象,非常佩服他能把自己的生命和他研究对象的生命融为一体,注入了激情和思想。

历史学博士翁飞:汪军研究对城市概念非常清楚,皖江有五个城市,八百里皖江,老龙头在安庆。从生态地理上看,安庆非常重要,淮军建军就在安庆。文化是交融的,讲好中国故事,先把自己的故事讲好,这点汪军做得非常好。这本书非常好看,有大量史料和历史考证,有深入浅出的解说,汪军在安徽地域文化研究,以安庆开了个好头,合肥学者也要赶上。

       《安徽商报》“橙周刊”主编张扬:汪军是上下求索。上,追求源流;下,延续至今。他做学问不是机械的而是灵活的,是大文化格局,并不局限皖江流域。这本书的质量超出想象,不仅仅是文化地图,还有很好的学术深度,信息量非常大。安庆受到战争影响,地表上的文物建筑没有像徽州保存得那么好,但文化含量非常深,汪军是通过文字图片在复活这个城市记忆文脉,非常迷人。

       安徽网总编辑吴国辉:汪军不仅仅是学者,研究者,他还是文化传播者。看这本书,对文化传播有一定要求。一是真实,新闻也是。伪文化,编造故事,做假景点不可取;二是专业,这本书都是经过考证考据,不是虚构;三是创新,文化必须与当下结合起来,才能焕发生机;四是社会化,任何一种文化必须发扬光大才有意义。汪军做得很好,他是沉得住气的,也是很严谨的,不是完全躲在书斋里,他的书都是用脚步丈量起来的。

       学者章玉政(学者):对汪军最大的感受就是他真正把学术研究的“顶天立地”都做到了。他对皖江文化有非常恢宏的构想,也为安庆的历史文化做了很多具体而细微的事情。这本书是一个重要载体,让我们熟悉并了解皖江文化,可以成为文化研究的范本。汪军对整个皖江文化的拿捏,包括文字,都非常有意思,既有学术的严谨,也灵动有趣,是不可多得的学者。

 

    正在更新中...
昵称:
您的牛评:
*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