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信息 > 安庆论坛 > 安庆论坛

有志者事竟成------访老屋张忠

发布日期:2020-12-06 20:31:50   来源:系统

我是通过微信朋友圈了解老屋张忠的。张忠经常发表关于安庆历史研究方面的文章,特别是历史掌故、考证,资料详实,分析细致,论证也很严密。比如关于中国科举制度的长篇文章,从制度演变、科考演变、学位演变到应试考试具体细节,发榜通知具体文件,都有详细介绍,有地方原始档案展现。比如葛冰如先生写的1938年代安庆沦陷前后随国军撤离安庆的长篇日记,张忠收藏整理录入发表。比如安庆地委秘书卢南山先生文革时期的工作日记一套十几本,被张忠收藏。比如张忠个人公众号几乎天天发表有关地方历史方面的文章。

这些情况,激起了我的好奇心:张忠哪里收藏到这样多的原始档案资料?他是一位历史专业人员?曾经都做过什么工作?他有一个研究团队,几个助手?于是我决定拜访张忠,一探究竟。

初冬一个周末的上午,天气晴好,我通过微信联系,到张忠家拜访。张忠中等身材,不胖不瘦,满脸笑容,很有精神。到他家一坐下,就拿出一本签名册让我签名留念。一本签名册已经签得满满的,足见来访人之多。

张忠房子不是很大,但收拾得很是整洁。客厅较大,被收藏的资料占去了大半。一整方墙,从地到顶打造了书橱,放满了各种书籍和藏品,靠阳台边也堆了十几个箱子,分别是收藏的字画、证书、票证、手札、信封、安庆老报纸、太湖50年代机关文档、印花税票、1949—1959年安庆水利大专题照片1千多张,阳台上一排柜子也是收藏品。

面对我关心的问题,张忠坦诚介绍,边介绍边打开柜子让我看各种收藏资料,没有任何掩饰和夸张,让人感到可亲可信可交。

张忠1953年生于安庆对江东流县城,1970年前在东流中学念书。1972年推荐招工到池州铅锌矿工作,因为工作岗位是泵站值班,事情不多,为打发时间,就天天看书、写作、投稿。能够找到的书都找来看,向全国各地报刊杂志投稿。几年下来,投稿稿件就有四蛇皮米袋之多。不舍昼夜的看书写作,文字水平有了很大提高。因为写作爱好和文字水平不错,19 80年代调到东至县水产局工作,先后任会计、县水产志主编,参与渔业志、土地志编修。  地方志工作培养了张忠收藏和史志研究的爱好,从此工作之余,到处收集文献资料。1990年代调东风袜厂工作至退休。退休后还被聘任到池州市地方志办公室工作。 2000年前后,张忠和汪长才发起创立了安庆市灯谜学会,为首届灯谜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。后与张健初发起创办了安庆市收藏家协会,张健初为秘书长,张忠为副秘书长兼《安庆收藏》报编辑部主任。

张忠对收藏有独到的眼光和独特的渠道。一般人忽视的东西,不要的东西,张忠能够认识到它的价值。比如卖到废品回收站和造纸厂的废纸,其中有大量信件、照片、手稿、证照、档案,在卖者和收购者眼中,是一堆废纸,但张忠认为这里保存着大量有价值的信息、灭失后无法挽回的信息,是宝贝,要寻找,要抢救。比如,文革时期一位安庆地委秘书的十几本日记,记录了当时地委会议和工作信息,不说对地方志编修有参考价值,就是对记日记者本人及其后代也有收藏价值。

因为经常到回收站淘宝,和回收站人员成为朋友,回收站人员也熟悉了张忠的收藏方向,有时发现适合的,就主动联系张忠,这大大提高了张忠的收藏成效。张忠工资收入不高,生活条件不是很好,但为了收藏,每年要花不少钱。如果回收站收一斤废纸一毛钱,张忠从回收站收回来可能要花一元钱,但他毫不吝啬,所以回收站人员遇到可能有价值的东西乐于告知。

张忠注意把收藏和写作投稿结合起来,充分发挥收藏品的宣传教育作用。由于占有大量收藏资料,张忠的文章内容非常实在,问题剖析非常清楚,很令读者信服,投稿采用率不断提高。

微信兴起以后,张忠虽然60多岁,但能够与时俱进,开通了老屋张忠公众号,写作更勤奋了,几乎每天都有文章发表。我之前推测他是否是个团队或者有个秘书,但其实就是他一个人,自己写作编辑发布。葛冰如日记三万字,也是他独自整理录入发布。这种吃苦耐劳的精神真是让人佩服。

张忠学而不厌,诲人不倦。由于发表很多有价值的历史考证和宣传文章,由于收藏很多有价值的资料,来访的人不断增加,他都热情接待。有做历史考证研究的,向他咨询,请他查找收藏资料,他尽量给予帮助。

张忠现为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、《中国收藏》(北京)杂志社资料库成员。

1979年至今,张忠在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南京、武汉、西安、桂林、济南、成都、郑州、沈阳、丹东、合肥、石狮、石嘴山、安庆、池州、芜湖、马鞍山、咸宁等20多个城市,50余家纸质媒体发文70万字,其中比较有影响的报刊有∶《收藏》、《中国收藏》、《中国文物报》、《中国商报》、《中国艺术报》、《中国档案报》、《中国文化报》、《中国新诗》、《人民政协报》、《新周报》、《新民晚报》、《新安晚报》、《工人日报》、《江淮时报》、《江苏邮政报》、《大江南收藏》、《中华谜报》、《中国社会报》、《中国旅游报》、《老照片》(山东画报出版社)、《钓鱼人》、《志苑》、《安徽钱币》、《江淮晨报》、《上海滩》、《文史春秋》等。张忠 还在网络新媒体发布文字1000篇以上,约50万字。

张忠比较有影响的作品有:

《安庆,打开中国机器时代大门》(7800字,武汉《新周报》)。

《池阳道释儒文化群落考述》(22000字,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)。

报告文学《起步——采访九华山管理处首任主任周复安》(11000字,大众文艺出版社),获《池州日报》、九华山联合征文二等奖。

诗歌《驼队》(漓江文化出版社收录),获《当代青年新诗一千家》佳作奖。

散文《一组清代司法文案》:获《安庆日报·下午版》优秀奖。

论文《老发票的价值观及其文化现象》(8000字)获2017中国纸品收藏学术论文征文三等奖。

论文《安庆府龙门科举档案》获《安庆日报》、安庆市档案局“档案里的故事”联合征文一等奖。

一上午的拜访,我之前的疑问都有了答案,超乎想象的答案。张忠不是大学生,不是历史专业工作者,不是有条件天天坐在办公室写作,也没有一个工作助手。就是他一个人,一个曾经的中学生,一个普通职员,一个文史爱好者。但由于强烈的爱好和顽强的意志,几十年如一日,孜孜以求,终于收获了累累硕果。

张忠的成就,给了我有益的启示:一个人要做成一点事业,起步晚点,专业差点,不用怕,只要你咬定青山不放松,坚持不懈,持之以恒,也一样能够成功。正所谓:有志者事竟成! (笑傲江湖)